首页 > 资讯 > 学会要闻 > 正文

上海生产力学会举办“社会主义制度下资本运营规律研究”研讨会

发布日期:2017-09-04

    8月30日,上海生产力学会在东华大学举办“社会主义制度下资本运营规律研究”研讨会。会议列入上海市社联2017年度基础学科学术研究合作项目。出席会议的老中青学者和企业界人士共30余人。学会常务理事、东华大学戴昌钧教授作了《社会主义制度下资本运营的特征及优势》的主旨报告,参会者各抒己见,对报告进行了热烈讨论。

    戴昌钧教授首先辨析了西方经济学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本概念和内涵的区别,进一步指出,社会主义制度下资本运营与资本主义制度下资本运营有两点本质差别:一是资本运营的终结目标不同。资本主义制度下资本运营的最终目标就是资本增值,因此,追求利润最大化是资本运营的直接目的。为实现利润最大化,资本可以不顾一切,即如马克思所述:“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因此,资本主义制度下资本运营伴随着巨大的外部性,即社会经济风险与成本。社会主义制度下资本运营的终极目标是社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增长和人们福利的改善,尽管利润的增长是一个考核指标,但不是唯一指标。资本的价值增值只是财富增长和社会福利改善的基础和手段。因此,社会主义制度下资本运营必须考虑社会经济和生态环境的制约,不能以牺牲多数人的利益为代价来换取少数利益集团的高收益,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来换取经济的高速增长和资本的高收益,要实现两者的有效兼顾。

    二是实现资本价值增值的手段不同。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资本家为实现资本价值增值的手段除马克思所描述的通过延长劳动时间或提高劳动生产率即绝对剩余价值和相对剩余价值的生产手段实现资本价值增值和利润最大化的目标,还通过金融垄断的手段扭曲社会资源的分配,将资本从实体经济领域引向金融房地产等虚拟经济领域,并通过所谓金融创新转嫁金融风险,由此带来经济的泡沫化和社会财富分配的巨大失衡。在社会主义制度下,资本价值增值的手段必须服从于资本价值增值的终结目标,一方面主要通过科技进步提高劳动生产率实现资本价值的增值;另一方面通过社会资源的合理配置,以保证实体经济健康发展为重点,控制金融和房地产等虚拟经济发展规模和经济泡沫化,实现社会财富的合理公平分配。

    他还提出了提高社会主义制度下资本运营效率基本路径。首先,明确资本运营的终结目标是社会财富的增长和人民福利的改善,一切资本增值和利润的增长的手段必须服从和服务于这一根本目标,资本增值和利润增长只能是社会财富的增长和人民福利改善的手段和基础。

    其次,要明确在社会主义制度下除了技术创新和科技进步外,不存在其他任何捷径使资本快速增值和一夜暴富,为此要堵住一切通过金融投机实现资本快速增值的制度性漏洞,加强对金融机构的监管,引导金融业和房地产业逐步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

    第三,提高政府对宏观经济的调控能力,完善国家产业政策,建立以鼓励和服务实体经济发展为重点的产业政策体系,引导资本和社会资源向物质资料生产和服务部门集聚,建立以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相互协调发展的产业生态体系。

    第四,建立对资本运营效率宏观和微观统计评估体系。资本运营效率宏观评估体系不仅包括资本的增值比例(产业和行业利润率),还包括财富的增长和社会福利的改善;资本运营效率微观评估体系不仅包括企业的资金利润率,还包括企业所产生的正负外部效应,以此作为政府在政策上对企业进行奖惩的依据。

    第五,深化国有企业的改革,提高国有企业对资金运营管理的能力与效率。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出于天生的对利润追求的冲动,政府对其监控管理主要集中于企业是否合法经营,是否符合国家的产业发展方向。但对国有企业由于传统的观念和管理模式的影响,企业对资金管理和运营效率的提升动力不强,必须通过深化改革建立有效的激励机制,提升提高国有企业对资金运营管理的能力与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