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社联工作 > 正文

缅怀 | 钱谷融:我的希望

发布日期:2017-09-29  来源:《学术月刊》

钱谷融(1919年—2017年9月28日)

 

    新世纪就要到来,我想借此机会,就文学评论问题,谈一点希望。近五十年来,我们的文学评论在社会生活中作用不小,影响很大。但其是非功过,还有待于大家进一步评说。总的说来,它在人们心目中的名声是不大好的。究其原因,是在于它已完全成了一种被用来为文学以外的目的服务的工具。

    文学评论的作用,当然不限于文学本身,它必然要涉及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但它不能脱离评论的对象,必须针对、结合具体的文学作品来进行。也只有切实的、真正深刻的文学评论才能不但对于文学本身,而且也能对于社会生活起到有益的影响,发挥应有的作用。

    所谓切实的、真正深刻的文学评论,应该既是历史的、又是美学的,应该是一种历史与美学相结合的文学评论。这种文学评论,因为它是历史的,是密切结合文学作品产生的具体社会历史条件来进行的,所以它必然是既有学理性又有大众性的。因为它是美学的,是把文学作品当做一种艺术品来鉴赏指瑕的,所以它必然是既有审美意义,又有实用价值的。这样的文学评论,它面对的不但是具体的文学作品,同时也是而对现实、而对大众的,就既不应跌进死钻牛角尖的学院式的案臼,也不该堕入哗众取宠的媚俗恶趣。当然,更重要的,它应该是发自评论者的内心,出于评论者的肺腑的真诚之言,而不应该是一种见“机”而作吗,闻“风”而动的受外力驱使之作。今天我们所要提倡的,也是我所希望看到的,就应该是这徉一种文学评论。

 

钱谷融:《我的希望》,《学术月刊》2000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