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社科视点_bak > 正文

纳日碧力戈:《守望尊严的必由之路:从包容差异到重叠共识》

发布日期:2015-11-25

    11月19日,上海市社会科学界第十三届学术年会大会围绕“‘四个全面’:新常态与大战略”的主题,在上海展览中心隆重举行。复旦大学民族研究中心主任纳日碧力戈教授做了主题报告,主要内容如下:

    我的发言主要围绕几个关键词:一是差异。当代中国是多民族共同建设起来的国民国家(nation state,也可翻译成民族国家)。这里我特别强调用的是“国民国家”。从新疆、内蒙一直到西部、南部地区,我国60%以上的国土居住着不同语言和文化的共同体。如何面对语言文化、价值观、宇宙观等方面的差异?文化不同,国土相同,家园相同,这是我们能够包容差异,取得重叠共识的基本前提,也是基本判断。许倬云先生说,不必将忽必烈以后的元代当作中国人以外的历史,这句话意味深远。现在网上有大量说法把元代、清代作为外族入侵,这对大中国的形成和现状形成了挑战。我们现在的大中国要不要包括少数民族?要不要把元代和清代作为我们历史的一部分?这个问题是绕不过去的。尤其考虑到Chinese这个词在国外通常是和汉族等同的,这本身就是挑战。中华民族是一个,也可以是多个,看你怎么看。我们认定的民族有56个,使用的语言有130多种。中国是一个环环相扣、纤维缠绕的维特根斯坦式的绳索共同体,相邻群体彼此勾连,到了两端不大一样,但是中间是勾连的,如果看了历史,看了这样一个过程式的勾连,我们就知道中华民族是一个,同时也是多个。

    现实告诉我们,绝大多数国家是多民族国家,就连日本这样原来认为是非常同质化的国家,也有巴西回来的日本人,还有大量的韩国人、中国人,也是多民族的。在过去的教科书上中国一直被宣传为是同质的,那是因为把中国看成小中国,把中国的内亚部分外算,所以一般的说法是汉族、蒙古族和其他少数民族都是平行的。今天的中国是大中国,包括各个少数民族,元代和清代做出了突出贡献,保证了今天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和平共处,和而不同,最后达到重叠共识。古老而年轻的中国能否摆脱民族主义魔咒,走出一条民族共生而非民族互灭的民族生态之路,非常重要。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中国之所以成为今天的中国是各个民族协商、妥协让步的结果。经过政治协商,各民族,尤其是各民族的精英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走上了民族区域自治的道路。

    二是尊严。各民族要守望尊严,不仅要守望自己的尊严,也要守望别人的尊严,所以叫互守尊严。民族区域自治的核心是尊严,由和而不同追求重叠共识,以万物关联的理念维护民族生态。一个民族在政治上得到他族的承认这是获得尊重的第一步。得到承认的民族也在政治上承认对方,他们由此获得尊严,这个道理好像邻居互相关照、互相支持。守望尊严不同于单向的自守尊严,要建立在互守尊严之上。守望尊严和互守尊严还有另一层含义,各个民族之间都有一种长期养成的默契,是积极的中间地带,民族之间包容含蓄的空间,这个空间里有弹性、冲突、缓和,有讨价还价,也有互相礼让,一些外族不容易接受的风俗习惯在这里能够被默认、被包容。这块中间地带是尊严的缓冲地带,大家共同维护。万物关联,尊重差异,重叠共识应该成为我们处理民族关系,也是处理人际关系,处理当代各种矛盾冲突的一个大理念。

    各民族之间的生态关系最重要落实到以关键符号为基础、为机理的生态关系之上。关键符号指日常生活中老百姓经常使用的,我们学术界不大关注的那样一些直接影响他们日常生活的谚语、俗话、街谈巷议等。民族国家的分类是官方的分类,但是民间有大量的其他类型的分类,国家的分类和老百姓的分类要结合起来,要动员民族的智慧、民间的智慧和地方的智慧一起维持一种大生态。我们老百姓的分类系统有一部分是属于价值观,比如说我们的礼让、礼尚往来。同时在现实生活中也有大量的关键符号,我们少数民族也有丰富的遗产和可操作的资源。所以提倡关于关键符号、守望尊严和互守尊严可以为国家和民间更好地处理民族关系和人际关系提供一条新的路径。